周泉泉:“全能女战士” 热血洒边关

发布日期:2019-07-11 浏览次数:

  《热血边关》第三季在寻找适合拍摄的海岛时,周泉泉特意要求,一定要找条件最艰苦、最能体现海军特色的岛,“随随便便找个岛就拍了,那还怎么体现边防军人的艰苦呢”。

  2019年6月6日中午12时40分,在广东珠海担杆岛的一处坑道口,一块风化岩石落下。带队进行前期采访的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社会与法频道《夜线》栏目副制片人周泉泉,23年的新闻事业戛然而止,46岁的生命定格在她热爱的“热血边关”。

  那年,33岁的周泉泉作为《半边天》栏目的编导,去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拍摄调查盗挖金矿及盗猎野生动物的内参片。

  周泉泉的父母都是军医,当年响应号召支援三线建设从南京到了青海。周泉泉出生在青海,在格尔木的部队大院长大。军旅情结让周泉泉对橄榄绿充满向往,2017年6月,周泉泉策划的“八一”特别节目《边疆故事——致青春》,把镜头对准了祖国边防一线的武警战士,播出后反响不错,这让她萌生了策划《热血边关》的念头。从2017年到2019年,她带领团队不断升级创新节目形态,《热血边关》也成为同类节目中的佼佼者。

  “我们都是一线记者出身,什么苦没吃过?”周泉泉常说的这句话,让很多人都印象深刻。

  用双脚丈量边疆

  在并肩战斗了18年的同事、央视主持人张越眼里,周泉泉就是千千万万个普通媒体人的样子:“特别的胆大,又特别的周全;特别的坚韧,又特别的温和;特别的坚持,又特别会协调;特别的能干,又特别的低调不起眼儿……”

  从高原的雪山,到南国的丛林,这个身高不足1米6的女人总是喜欢冲在一线,足迹和汗水遍布全国各地。她曾两进两出西藏的“生死墨脱路”,一路经历了数次塌方、飞石,瘦小的身躯从塌方的滑坡上爬过。她的伙伴们至今都无法相信,那么难那么险的路她都平安走过了,却突然遭此不幸……

  付伊铭从第一季开始就跟随《热血边关》的拍摄,在她看来,周泉泉永远是团队里精力最旺盛的那一个,她的干劲是整个团队的动力源。

  2010年,周泉泉竞聘成为栏目副制片人。2011年,她与制片人乔艳琳一起,创办了一档每周7天、每天60分钟的直播谈话节目《夜线》。压力之大可想而知,但她时常鼓励大家,要做就做开创性的事。周泉泉先后组织策划了如《清明节,让我们谈谈生死》、“9·21”世界阿尔茨海默病日直播节目《记得我爱你》、反映孤独症儿童及家庭的《星星点灯》、聚焦农村脱贫与乡村振兴的《山水乡愁》等一系列口碑佳作。其中,《记得我爱你》和《星星点灯》两档节目在首届“中国全媒体公益年会”上均获得公益特别节目的最高奖。

  快到中午了,战士们问她是否需要午休。周泉泉一听就笑了:“我当编导这么多年,从来没听说过午休这两个字。”中午12点了,周泉泉说:大家再忍耐一下,把最后这个坑道看完就回去吃午饭。

  第二季的拍摄地点选在更为艰苦的西藏墨脱。有句话叫“走过墨脱路,莫言他路难”。这里是中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县域,而要到达西藏最远的楚果寺边防哨所,还需要翻越雪山,穿越森林,经过塌方、落石地带,从墨脱再驱车近10个小时更加崎岖泥泞的山路。在到处是蚂蟥、毒蛇,随时会出现山体滑坡的墨脱,周泉泉总是走在队伍最前面。

  《夜线》体验式季播特别节目《热血边关》已经连续播出了两年,摄制组的足迹从大漠延伸到高原,从北疆跋涉至东海。摄制组在全国大学生中选拔佼佼者,深入我国边防一线哨所体验生活,侧面反映戍边军人的家国情怀。为了让体验者和观众了解到边防战士的艰苦,周泉泉要求每一季《热血边关》的拍摄地点的每一处都要“成色十足”。

  • 我要学车